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股票网 本书 GGO 配资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我们的重制人生 第六卷 上传日:9月1日 第1章 他配资官网 的城市

    车窗外的风景迅速掠过。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我们才刚刚出发了不到一个小时。

    新干线上的空气有些干燥。我喝了一口茶,润润嗓子,呼了口气。这时,旁边的她向我搭话了。

    “恭也,冷静下来了吗?”

    她看上去很担心。大大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

    “谢谢你,奈奈子。不用担心啦。”

    我笑着回答她,她却用拳头钻起了我的肩膀。

    “啊,好痛好痛,我说了什么得罪你的话了吗?”

    “你说了!从刚才起恭也就一脸沉重地喃喃自语,还说让我不用担心,你真敢说哎!”

    她气鼓鼓地瞪着我,正面反驳道。

    “……说的也是啊,对不起。”

    “股票 就好。”

    奈奈子点点头,默默地零食递了过来。

    “要吃吗?你早饭就没吃,早饿了吧。”

    “嗯,谢谢。”

    我拿起一片零食,放入口中。咬了一口,清脆的声音响起,清汤的味道从口腔中扩散开来。

    这是我常去的超市里卖的零食。之前我买来放在桌上,那家伙却将零食整袋拿走了,为此他还被志贵狠狠地骂了一顿。

    他渐渐变成了回忆。

    而现在,我们打算把他变回现实。

    “真的好久没见到贯之了。”

    奈奈子说出了他的名字。

    虽然这次旅行就是为了他,可我却总是不敢说出他的名字。所以,奈奈子能够主动提起,让我也松了口气。

    “贯之会走,果然是因为家里的事吗?”

    “嗯……也有这方面原因吧。”

    实际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还是不要告诉奈奈子了吧。要是我告诉别人的话,于他也是耻辱吧。

    “好不容易攒够学费了……真是的,到底是为什么啊?”

    贯之什么都没有告诉奈奈子,就直接离开了。除了一句“对不起”,什么都没有说。

    包括他的真心在内,我必须要好好面对他才行。真是件难事啊。

    所以,在考虑如何说服他之前,必须要先见到他才行。

    “先去见他吧。当然,我也有许多事想问他,但还是等见到他之后再说吧。”

    “哎?说的也是啦。”

    奈奈子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

    对她来说,和贯之见面是理所当然的吧,但对我来说,并没有那么简单。贯之很有可能拒绝和我们见面。

    “不过,你别再想刚才那样埋头苦想啦。”

    “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

    说着,我朝她笑了笑。

    可是,我的内心中依然充斥着不安和沉重的责任感。

    ◇

    在去东京之前,我去见了加纳老师。

    我向她确认了一个配资公司 他的猜想,在答应老师不会告诉别人后,她开口说道:

    “和你想的一样。鹿苑寺贯之并没有退学。学校按照他的希望,给他办理了休学。”

    我倒吸了一口气 。本来以为已经断掉的丝线,实际上依然细微地连在一起。

    从老师告诉我贯之离开学校起,我就一直觉得难以置信。

    当然,因为他会离开很大程度上都是我的错,所以我会这么想,一定程度上也是一个心灵安慰。不过,最重要的是,那样倾心写作、将其作为一生事业的贯之,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斩断自己的思念呢?

    这时,在学生科偶然看到的文件,更是坚定了我的想法。

    休学。我终于想到,大学拥有这个制度。

    如果是休学的话,只要有理由,递交一下文件就能迅速复学。费用也只有区区几万日元。而之前一直为学费上下奔走的贯之,自然是股票 这个制度的。

    他虽然不愿再继续待在学校,但肯定也没法断然割舍吧。这个制度对于贯之而言,简直就是久旱逢甘露了。

    一开始,我向学生科进行了咨询。可是,学校毕竟要保护学生的隐私,所以没有告诉我详细炒股配资 。

    所以,我只好来找加纳老师打听了。

    “鹿苑寺也拜托我了,说要是有人问的话,就说他已经退学了。当时想着他肯定有自己的情况,所以就答应了。不过……”

    老师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最大的理由,肯定是不想让人股票 他还割舍不下吧。尤其是你,桥场。”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抓住了似的。

    贯之之所以离开学校,正如他自己所说,是拜我所赐。最终,他把这件事也告诉了老师吧。

    “所以,我今天对你说这些,也相当于背叛了那家伙吧。虽然没要求我绝不能说出去,但我也能理解那家伙的想法。”

    “嗯,我也没有……告诉他的打算。”

    老师点了点头。

    “不过,比起你打算要做的事,这些也都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你要做的事便是如此的无理取闹。”

    突然,老师死死地盯住了我。坚毅的视线,让我无法避开。

    “我再确认一遍,你是要让鹿苑寺……复学是吗?”

    “是。”

    “就算他还有留恋,但他基本上也是放弃了这条道路。真的要把这种人带回来吗,我希望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贯之离开学校是在5月上旬。而如今已是8月。历经3个月,说不定他已经开始习惯新的配资官网 了。

    或许,他现在正在努力摆脱过去的影响——那样的话,我要做的事,真的是很无理取闹。

    可是。

    “没关系的。我已经想了很多遍了……”

    我决定任性一次。就算被贯之责骂、拒绝,我也要去做,因为——

    “对我们来说,他是必不可少的。”

    要是没有他的话,之后的作品、我们的“故事”根本就无法成立。

    “……”

    老师沉默了一会儿。

    那双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我。像是在问我,那就是你的真意吗。

    我也很难说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可是,对从未来回来的我来说,这便是最适当的答案。

    要是被问到这样做是否正确的话,估计大多数人都会表示否定吧。可是,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所以,我绝不会就此放弃。

    路线已经决定了。

    “……这样啊。”

    似乎是终于确认了我的决心,很长时间后,老师开口了。

    “我再重复一遍,鹿苑寺退学的原因,全在于你,桥场。”

    “我股票 。”

    “不过——”

    老师微微叹了口气。

    “所以,能把他带回来的也只有你。给我认清这份意义和重量。”

    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来了一锤。咚,心脏跳得厉害,我一瞬间不股票 该说些什么。

    其中肯定有给我应援的成分,但也不能简单地这么理解。这个责任可是很重的。老师是想告诉我这件事吧。

    终于冷静了下来,我只回复了老师一句话:

    “……我明白。”

    ◇

    之后,新干线平安无事地准时到达了东京站。铃声响起后,车门开启,裹挟着尘土的风和喧嚣一齐涌了过来。

    “哇……人好多啊。”

    新干线站台上,穿梭其中的乘客数量多到让人不可思议。虽然这是我早已看惯了的风景,但对奈奈子来说还是一幅稀奇的景象吧。

    我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果然出门有点太早了吧。”

    虽然不是始发电车,但从新大阪站出发的时间也是相当早了,到达东京时,东京的早高峰才刚刚结束。

    “啊,志贵发消息来了。我告诉她我们平安抵达了哦。”

    “嗯,拜托你了。”

    奈奈子熟练地按起了手机键。

    这次来东京,本打算带着志贵一起来的。和贯之一起配资官网 的核心三人一起来的话,应该能够更正式地和他对话吧。

    可是,志贵他们的工作正迎来高潮。自不用说,是九路田安排的工作。

    虽然不股票 具体是什么工作,但可以想见,肯定是很花功夫的工作吧。

    (之前还一起去白滨玩了,也不能老带着志贵到处转啊。)

    要是被九路田指责的话也很麻烦,他的话肯定会抓住这个短处,狠狠地敲诈我们一笔吧。

    因此,我就把志贵和斋川都留下了。

    “她说一路顺风~我们接下来要怎么走?”

    我点点头,打开了带来的首都圈路线图。

    “和大阪一样,东京也存在只有私铁的地区。”

    不过,好在这次的目的地川越兼有JR和私铁的站台。

    不过,考虑到车辆数量,使用私铁要方便得多了。

    “到川越要坐西武线,去大手町坐东西线吧。”

    比起从西武新宿换乘,在高田马场换乘要方便得多。而且,要是把奈奈子带到拥挤的新宿的话,走散的可能性也很高。

    “恭也真厉害啊。事前已经好好调查过了啊。”

    奈奈子频频点头,十分地钦佩。

    (要是能直接告诉她我之前就住在这里的话就轻松了啊。)

    我之前的公司就在埼玉,川越也有一家来往密切的厂家,也去过那里好几次了。

    当然,我是不可能告诉她的。我们走出闸口,前往大手町站。穿梭在身穿制服的职员和OL中间,我平复了一下呼吸。

    我从包里,取出一摞材料。

    这摞超过50页的A4纸资料,印着我们作品的设定和内容。

    已经开始制作的第一作动画、成员的分工、达成目标等等,所有的一切都汇集在了这里。

    我翻到资料的核心部分。

    上面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写。不是写不出来,而是没有写。

    理由就在之后再说吧。这也是我来到这里的一个原因。

    “……上吧。”

    我做好觉悟,迈出了步子。

    ◇

    我还没做好觉悟。

    这天,我松懈地迎来了清晨。从今天起,一起居住的两个前辈就已经不在了。虽然没有仔细问,但似乎是去游说对我们的课题来说必不可少的人去了。

    看着严肃的那两个人,作为外人的我也没法说什么,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

    (这、这是……独占亚贵前辈的良机……!)

    亚贵前辈,自不用说,就是和我住在一起的志野亚贵前辈。我不仅喜欢她的画,也超超超喜欢前辈这个人。

    (啊……好想再抱抱亚贵前辈啊……这次就趁刚洗完澡的时候好了……肯定很柔软、很温暖吧……然后前辈还会叫我的名字……摸我的头……嘿嘿……)

    真是的,马上就会产生这种妄想。

    话说回来,我就是在如此兴奋的状态下,迎来了这个清晨。我毫不怀疑,我的妄想即将成为现实。

    然后,时间到了中午。突然,公寓里来了访客。

    “打扰了。”

    玄关传来凛然的声音,我瞬间感到一阵紧张。是河濑川前辈。美丽、帅气,是我暗中憧憬的前辈,不过,也有些可怕……是一个威严满满的人。

    我把她迎上来,和她相对而坐。接着,没有寒暄,前辈就直接进入了正题。

    “志贵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问题,我长叹了一口气。

    “……一直到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画画……”

    我苦涩地说道。

    是的,我所期待的橘色空间完全没有到来,亚贵前辈从早上起就一直窝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好不容易出来和我说了一句话,结果却是:

    “小美乃梨,接下来一段时间吃饭什么的我们可能都没法待在一起了,对不起哦。”

    接着,便又回到了房间里面。

    仔细想想,亚贵前辈之所以留在大阪,是因为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不是为了和我一起戚戚我我。我还真是傻啊。

    “这样啊。真有她的风格。”

    河濑川前辈叹了口气。

    “所以,你肯定很寂寞吧。”

    “是、是啊……亚贵前辈变成那样,多少会有些……”

    不过,我本来就一直都是独自配资官网 ,所以虽然寂寞,但也能够忍受。可是,妄想了那么多,却不能实现,还是让我有些寂寞。

    但是,河濑川前辈却莫名其妙地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能理解。”

    接着,有力地说道:

    “但是不要紧。我会和你一起住的。”

    “……哈?”

    她的话过于意义不明,我不禁有些愣住了。

    “哈什么啊。就像我刚才说的,从今天起我就在这里住了。”

    说着,前辈便开始收拾行李了。

    “请、请等一下,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看着慌乱的我,前辈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桥场拜托我了。”

    “桥场前辈……?”

    “嗯,说是只留两个女生在家她们或许会感到寂寞,问我在他们去东京的这段时间能不能留在这里陪陪你们。真是的,他是把我当成女仆了吗……啊,奈奈子说我可以用她的房间,这点就不用担心了。”

    说完,河濑川前辈就利索地收拾起行李,起身看向我,双手抱胸。

    “所以,要是感到寂寞的话可以找我撒娇哦。”

    堂堂正正地说出了和氛围完全不符的台词。

    瞬间,我有些愣住了。

    “谢、谢谢您……”

    她毕竟是在关心我,所以我还是向她道谢了。不过说实话,我真的很想问问她,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

    这种情况下,还能够说“那就让我尽情撒娇吧”的人,绝对是个非比寻常的家伙。而且,我还没有做好和河濑川前辈一起配资官网 的觉悟,让我撒娇难度也太高了吧。

    (不能这样啊,桥场前辈……)

    没想到万全周密的桥场前辈,竟然在这方面会如此生疏……

    (接下来要怎么一起配资官网 ,先想想这个吧……)

    我一想到这里,就感到浑身无力。

    ◇

    在久违的东西线电车上,由于和通勤方向相反,车上乘客不多,在黑暗的地下隧道里,时不时能看到熟悉的站名。

    贯之老家所在的川越,市中心有三个车站——川越、川越市,还有本川越。会变成这样也是有原因的,不过刚来这里的人,难免会感到有些混乱吧。

    “为什么要在本川越下啊?”

    奈奈子问我为什么要选择西武线的这个车站。

    “贯之之前说过一次,他就是用的这个车站 。”

    贯之很少提老家的话题,不过,有时候兴致上来了,也会说起过去的事。我记得,他曾经提到到本川越站。

    “不过,能不能简单地到他家里拜访,还是个未知数啊。”

    “说的也是……他也没有请我们来。”

    毕竟我们这属于游击作战,当然没有告诉贯之。虽然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但到时能不能见到贯之,就是一场赌博了。

    从高田马场站换乘西武新宿线,1小时后我们便抵达了本川越站。因为是工作日,到站时车里依然十分空旷。走出车站,虽然也有商店街和公寓,但最令人瞩目还是“小江户”这三个字。

    川越利用古时候留下来的镇街,并进行复刻,开发了线上配资 项目。之所以叫小江户,似乎是“如江户一般繁华”“能够感受到江户的氛围”之类的意思,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

    不过,我们也不是来线上配资 的,也没有深入了解的必要。

    “这座城市还真大啊……喂,奈奈子?”

    “呜呜……”

    只见奈奈子站在那里,皱起了眉头。

    “哎,你怎么了?不会是晕车了吧?”

    “是大城市……”

    “哎?”

    “那家伙的老家竟然是个大城市……”

    我感到有些脱力。

    “你是在为这件事较劲吗……”

    “因为那家伙一直说啊!说把琵琶湖看做海的家伙,要是去了我们家那边,一定会吓一跳的!然后我就回击他,你们不过就是东京郊区罢了~结果没想到真的是大城市!我会不爽也很正常吧!”

    我不禁苦笑。

    不过,也难免奈奈子会不爽,这里真的像一个“大城市”一样。

    人流量很大,男女老少、形形色色的都有,也不像地方小城市那样,街上都是老年人。

    “这里就是贯之长大的地方了。”

    奈奈子环顾周边,这样说道。

    没错,这里是贯之长大的城市,我对这方面更有兴趣。这里是他又爱又恨,将其作为笔名的城市。我还有机会,听他讲这个城市的故事吗?

    要快些行动了。

    之前听他讲过老家的位置,我们用手机搜索起去往他家的路线。要是10年后的话,这件事很快就能解决了吧……我这样想着,用住所检索导出路线。

    “股票 了吗?”

    奈奈子窥向我的手机屏幕。

    “嗯,不过不是很好走。”

    贯之的老家距离最近的车站也有相当的距离。

    “就算坐公交,也得走一会儿啊。”

    奈奈子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哼哼,那家伙住的地方还蛮偏的嘛。”

    “你还在说这件事啊!”

    “什么啊,恭也你就没有不爽吗?要是那家伙的话,在这种时候绝对会笑话我们的!”

    我的老家王寺也不是什么大城市啊。

    “总之快走吧。不然也不股票 他家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说的也是,胜负要到时候才会分晓啊~”

    奈奈子的目的好像已经偏掉了……无所谓了。

    一开始我们打算先坐公交,然后走过去。可是我们毕竟人生地不熟的,所以就老老实实叫了出租。

    在出租车上看向窗外,沿途都是一片田园风光。

    川越市中心,是一处高楼林立的地方都市,而周边则是一片田园景象。

    我和奈奈子沉默着并排坐在一起。

    沉默的原因,或许是窗外未曾见过的风景吧。

    “还有5分钟就到了。”

    司机师傅贴心地打破了沉默。

    “啊,好的。”

    说着,我呼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来到了贯之的老家,接下来便要正式采取行动了。我们的目的是向贯之提议复学并说服他同意。当然,这会是一件困难的事吧。

    以期完全,我们应当对贯之如今的立场、心境、状况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可是,也不能在准备上花太多时间啊。)

    复学要求必须要在半个学期以内,如果不能在8月末提交申请的话,便赶不上后面的课程了。

    当然,只要支付在籍费的话,就算在来年4月回归也是可以的。不过,考虑到贯之的心情,最好还是控制在8月末吧。

    可是,这也不过是我自己的考虑。根据贯之现在的配资官网 情况,说不定会变成一场持久战。

    “啊,到了。”

    听到奈奈子的话,我抬起头来,出租车停在了道旁。

    (终于……)

    我轻轻吸了一口气 ,看向窗外,那里是一成不变的蓝天。

    现在,我们的眼前是一所巨大的宅邸。

    “是、这里吗……”

    “真壮观啊……”

    从一开始,我们就被震惊到了。

    上出租车的时候,我们刚打算告诉司机师傅住所和名字,结果一听到名字,司机师傅就明白了:“啊,鹿苑会的老师家的!”本来我们还担心会不会很难找,结果司机师傅却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实际上,走近了之后,我们也才发现,鹿苑寺家实在是太显眼了,根本就不用担心会找不到。

    巨门高墙的正中,耸立着一栋两层的巨大房屋。庭院中栽满了各种树木,简直就像是个公园一样。在高大的房门旁,还有一扇能容两辆车通过的卷帘门,显然门后不可能是车库,宅邸内大概有好几个停车位吧。

    贯之家是一座显而易见的豪宅。

    “这得是几LDK啊?”

    奈奈子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较劲的精神。老家是不是城里这种问题,在这座宅邸面前都显得太苍白了。

    “大概是到两位数了吧。”

    10LDK,我也只在股票论坛 和电视剧里见过啊。

    不过,要是在门前鬼鬼祟祟的话,说不定会被邻居怀疑,我畏畏缩缩地按响了门铃 。

    “您好。”

    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了中国股市 的声音。

    “唐突来访深感抱歉。我是贯之君的友人桥场。请问贯之君现在在家吗?”

    我尽量冷静地说道。

    “少爷今天一早就出门了。请问您和少爷预约了吗?”

    “不,我们也是碰巧经过附近……”

    “那样的话,十分抱歉,能请您先和少爷预约一下吗?没有事前预约的话,我实在是不能放您进来……”

    冷静地表达了拒绝。

    “我明白了,打扰了。”

    电话噗的一声切断了。奈奈子慌慌张张地说道:

    “怎怎怎怎么办啊恭也?贯之他真的是个少爷啊!刚才那个是女仆吧……?”

    “是啊……”

    “竟然真的有女仆啊……我震惊了。”

    也是,大多数家庭都是没有的吧。我在小学初中和高中时,也没见过家里有女仆的家伙。

    可是,这个世上有着许许多多的有钱人。虽然我没有接触过,但他们大概就是住在这样的豪宅里、过着这样的配资官网 吧。

    “怎么办?还是给贯之打个电话吧。”

    “也是。”

    贯之不在家,多少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拨打了贯之的手机号。

    过了一阵,我静静地挂断了电话,关上手机。

    “事情麻烦了……”

    “咦,难道贯之不接电话吗?”

    我将手机放进口袋。

    “不,贯之换号了……”

    “哎……”

    奈奈子哑口无言。

    我也预想过这种情况,可真正遇到还是有些失落。虽然发生了那种事,但贯之应该还是会留下一条配资开户 渠道吧——我的心里一直这样暗暗期待着。

    不过,更换手机号或许也是他的温柔吧。要是他没有换号,而是直接拒接的话,我或许会更加痛苦吧。

    “这样就只能去找他了啊。”

    奈奈子叹了口气。

    先不论电话的事,我对无法顺利见面还是有心理准备的,我立刻调整了心态。

    “去贯之可能会去的地方挨个找找看吧,或许能碰到他也说不定。”

    力所能及地去做吧,直到见到贯之为止。

    ◇

    下一个目的地是鹿苑会医院——贯之他们家经营的医院。

    听他说,包括他的父亲和哥哥在内,一家人都是医生。想想之前司机师傅说的话,贯之他们家在当地肯定很有名望吧。

    “这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啊……”

    除8层的大楼外,还有几座別栋。门前是一个巨大转盘,给人一种豪华酒店的感觉。

    我和奈奈子站在转盘前仰望着巍峨的大楼,一时间哑口无言。

    “我、我还以为,是比街上的门诊大一点点的小医院而已。”

    “嗯……”

    “这个,有、有点大了吧?也太大了吧?贯贯贯之难道真的是个富家少爷吗……?”

    恐怕是的。而且还是个十足的豪门子弟。在看到他家的宅邸时我便隐隐感觉到了,贯之他们家在当地应该是顶级门第了吧。

    贯之和我们完全就不配资官网 在同一个世界。目睹到这一点,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交涉恐怕会变得很困难吧……)

    我微微有些颤抖,紧绷着脸走向医院大楼。

    走到巨大的自动门前,门无声地打开,露出了宽广的大厅。

    这里的氛围和一般医院有所不同。虽然空气中也弥漫着药水的味道,可暖色调的壁纸和地板,都努力纾解着病人心中的不安,显然是经过了细致的考虑。

    或许是大医院的缘故,除外来接待外,大厅内还有综合在线配资 台。我走到了咨询台后的女性跟前。

    “打扰一下,这里是鹿苑会……鹿苑寺老师的医院对吧?”

    大姐姐微微点头。

    “没错……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看上去有些戒备的样子。

    “我们是鹿苑寺贯之的朋友。请问他现在在医院里吗?”

    大姐姐的戒心一下子就消除了。

    “哎,真少见啊,是贯之君的朋友?”

    “是、是。”

    “这样啊,那孩子也有朋友了啊。我放心了~”

    看来她也认识贯之,我们还没来得及问,大姐姐就说起了贯之的话题。

    “小时候他还是经常来医院里的啊。不过上了中学之后,他和小老师——啊,就是贯之君的父亲、这里的院长——关系就变坏了。之后便基本不再过来了。”

    离开大阪回到川越后,贯之似乎每周回来两到三次的样子。

    不过,他似乎还没有开始在这里工作,而是每天在家里帮忙家事,同时,为了熟悉工作而挨个拜访相关人士。

    “他今天没有来,不过大概是在那个固定路线吧。”

    “固定路线?”

    “对。贯之君每次去的地方都是固定的,所以就算不打电话,也很快就能找到哦~”

    接着,大姐姐便笑着告诉了我们贯之常去的几个地方。我们向她道过谢,便走出医院,打开了地图。

    “书店、电影院、文具店、咖啡厅吗?”

    这样,我们就不用无的放矢地瞎找,找到贯之的可能性高了许多。

    “而且还都在车站附近,这样就能挨个转个遍了。”

    奈奈子的话里也恢复了一些活力。

    “嗯,时间也还早,挨个转一圈吧。”

    从医院前坐上直达公交,我们又回到了本川越站前。

    转盘转过去的第一条路,是一条长长的商业街。这里并非是观光街,而是这里居民的主路,日用品、果蔬等店铺都聚集在此处。

    “人一下多起来了啊……”

    看着巨大的人流量,奈奈子如此说道。之前的静谧已经消失不见,周遭充斥着嘈杂的氛围。男女老少都行色匆匆,和站在原地的我们擦肩而过。

    “除了电影院,好像都在这里了。”

    我再次打开地图,确认了一下地方。文具店就是附近,书店和咖啡厅则要稍微走一会儿,而电影院则在更远一点的地方。

    “感觉,就像是在偷窥贯之的过去一样。”

    看着两侧林立的店铺,奈奈子苦笑着说道。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

    不时可以看见几个身穿学生制服的男生。过去的贯之也是这样吧。两三年前,他也是这样走在这条路上,走进自己熟悉的店铺,思考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吧。

    我们就随着他过去的足迹,追寻着如今的他。或许,这里面也有他不愿意让我们股票 的事吧。医院的事也是一样,如果没来过的话,我们肯定是不会股票 的。

    虽然有些抱歉,但我们还是继续追寻着贯之的踪迹。

    摆满了漂亮文具的文具店,摆有专业有趣书籍的书店,有咖啡香浮动、富有历史和气质的咖啡厅。

    各处都能感受到贯之的气息,可是哪里都没有他的踪迹。

    “最后是……这里吗?”

    一路向北,转入一条幽深的巷道,那里隐居着一家古老的电影院。

    这家电影院似乎是一间明治时代的老店,古老的配资查询 和看板上,到处残留着霉菌和伤痕,显示出历史的厚重感。大概是经历过几次翻盖,新旧风格混杂在一起,更是显示出了历史的悠久。

    入口旁有一块黑板。上面手写着现在放映的作品。

    “不论是国内作品还是国外作品,都是些没听过的名字啊。”

    奈奈子好奇地看着黑板上的名字。

    在电影杂志或者电台上引起讨论的作品啊,股票配资 电影导演以川越为舞台拍摄的爱情电影啊,作品的选择极具个性。

    不流于票房优秀的大作电影,这里是一家聚集着小众作品的小电影院。贯之就是感受到了其中的魅力,才会频频移步这里吧。

    “像是贯之会喜欢的作品啊。”

    当初教导他电影魅力的前辈,似乎就是个小众电影的爱好者。受他的影响,贯之也喜欢上了这些非流行作品吧。

    “他是不是经常来这里看电影呢……”

    “应该是吧。”

    我确定了一件事。贯之如今肯定还是会到这里。就算他放弃了创作,肯定也无法放弃对故事的喜爱和追求吧。

    “啊……云出来了。”

    刚才灼烧着我肌肤的太阳,不知不觉间已经被乌云吞噬了。缝隙间透出的阳光,像极了美丽的极光。

    阴沉的空气渐渐包裹了我们。带有灰尘味道的轻松空气,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沉重起来。

    雨要来了。

    我和奈奈子都不自觉产生了这种想法。

    这时。

    “你们,为什么……?”

    路旁,我听到有人叫我。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我们同时回过头去。

    “贯之——”

    眼前的他,和那日分别时一模一样。

    短短的头发、细长的双目、高挑的个子。每处每处,都和记忆中的他一模一样。不,他甚至变得更加股票 ,看上去更有活力了。

    或许,能和他好好谈一谈。我一直想,要是贯之变得不再熟悉,那肯定一切就都完了。即便是告诉他我的想法,肯定也传达不到吧。

    可是,他还是初遇时候的那个他。那个充满野心和活力、为创作献出一切的他。

    “贯之,那个。”

    所以,我开口了。

    你是必不可少的,回来吧。再一起创作吧。我的愿望很简单。正当我要传达给他的时候——

    “啧,真的假的?”

    他咋了下舌,粗暴地堵住了我的话。

    “好巧不巧地,竟然在这里遇见啊。”

    很显然,贯之并不欢迎我们。我们很明显被他看成了麻烦,更遑谈什么再会的喜悦了。

    瞬间,我感到有些异样。眼前的他看上去和过去的他没什么两样。可那只是外表方面。

    “是听医院的人说的吗?我经常来这里。”

    “啊,嗯。因为你家里人说你不在家,所以我们就去了医院。”

    而且电话也配资开户 不上你。

    “哎,连我家都去过了啊,你是侦探吗?虽然我不股票 你想干什么,但这样偷偷摸摸地调查很恶心啊。”

    贯之不快地挠了挠头。

    “你在说什么啊,不就是因为你把号换了,我们才配资开户 不上你的吗?”

    在氛围越发险恶的时候,奈奈子说话了。

    “号?啊, 说起来确实换了啊。想着你们反正也不会配资开户 我了。”

    贯之自嘲地笑了。

    “然后呢?想要观光的话,去找观光协会的大叔怎么样?肯定会认真地带你们参观的。”

    我们当然不是来观光的。

    终于,说出我觉悟的时候到了。

    我在脑海里调出资料。我能感觉到,“故事”的齿轮已经要转动起来了。

    “贯之,我们不是来观光的。是来将你——”

    带回去的。

    “别说了,恭也!”

    贯之强硬地阻止了我。

    我们中间陷入了沉默。散步的高中生情侣好奇地看向这边。喧嚣的大路上,传来孩子欢笑奔跑的声音。

    不论是我,还是奈奈子,都被贯之强硬的话语拒绝了。他如此强硬的拒绝,让我也没法继续说下去了。

    “我也股票 你想要说什么。我回来之后,也无数次想过这件事。”

    语言的背后,隐藏着一种超脱的冷漠。

    “可是,我已经做好觉悟了。我好不容易才开始习惯这种无聊透顶的日常,请不要来打扰我。”

    最后,他叹了口气。

    “已经结束了。”

    他断定。

    “等一下,贯之,一切还没有结束……”

    贯之拍掉了我想要拉住他的手。

    “请回吧。”

    仅留下这句话,贯之便离开了。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要是就这样结束的话,我是为了什么才来见他的啊?

    可是,我不股票 这时该说些什么才好。

    正当我犹豫如何开口时——

    “贯之。”

    旁边,奈奈子说话了。

    “什么事啊……”

    或许是感到意外吧,贯之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奈奈子哼了一下,朝他伸出了手。

    “什么啊?是勒索吗?你还真是长大了啊。”

    奈奈子打断了贯之的喋喋不休。

    “手机号。”

    说着,又把手往前伸了伸。

    “哎?”

    “快点。要是有事配资开户 不上的话不就麻烦了吗?给我。”

    看见奈奈子如此强势,贯之也不禁露出苦笑。

    “给你啦,没事别打过来啊。”

    贯之从口袋中取出便签,写下号码,递给了奈奈子。

    “那就再见啦。”

    接着,贯之就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默默无言。

    ◇

    从电影院回到商店街,前往站前的酒店。恰好是人流高峰,我们穿梭在从车站返家的人群当中。

    虽然早就预料到贯之会这么做,但实际看到后,还是觉得有些难过。

    已经结束了。贯之是这样说的。诸事都已尘埃落定,如此,要想颠覆,就非下一番功夫不可了。

    (从明天起,就要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了啊。)

    一上来就前景灰暗,得好好考虑一下对策才行。

    我对旁边的奈奈子说道:

    “要直接回酒店吗?或者直接去吃晚饭也可以。”

    奈奈子摇了摇头。

    “不急,比起这个……”

    她叹了口气。

    “说真的……”

    “嗯?”

    奈奈子驱散掉悲观的氛围,皱起了眉毛。

    “我们好不容易来看他,那家伙还真是无礼啊!气得我都想冲上去狠狠踹他一脚了!”

    说起了这样危险的话。

    “我虽然不股票 发生了什么,但话都不听就直接跑掉不是太过分了吗?至少要听我们把话说完……咦,你怎么了,恭也?”

    我久久地看着奈奈子这副暴力的样子,有些傻了。

    奈奈子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脸一下子红了。

    “啊,那个,我不是真的要踹他啦,就是感觉很很不痛快啦,那个……”

    “我明白。”

    我苦笑着 ,内心对奈奈子充满了感激。

    要是只有我一个人的话,肯定会深受打击,悲观地思考接下来的事吧。

    可是,看着奈奈子一如平常的言行,我也感到轻松了许多。虽然不股票 结果会如何,我也趁着这个机会调整了自己的心态。

    (而且,贯之的配资开户 方式也拿到了。)

    我从口袋中取出写着贯之手机号的便签。那个时候,要不是奈奈子开口的话,我们和贯之的配资开户 通道就会直接断掉吧。

    “得好好想想明天要做些什么啊。”

    “是啊。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装模作样的家伙一顿!”

    奈奈子说着, 摆出了战斗姿态。

    我不禁笑了出来。

    “和奈奈子一起来真的太好了。”

    对我来说,这是非常自然的感谢。

    “哎……?啊,嗯、嗯……”

    奈奈子有些不明所以,开始扭捏了起来。

    终于,我们到了酒店。走入大厅,告诉前台房号后拿到了钥匙。

    “给你,奈奈子。”

    我把钥匙递给奈奈子,结果她却一副静不下心的样子,脸似乎也有点红了。

    “奈奈子?”

    “啊,嗯。抱歉……”

    奈奈子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没有看向这里。

    “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

    奈奈子摇了摇头。

    “不、不是的。并不是累了,我现在还很有精神,只、只是……”

    她的脸更红了。

    “我和恭也一起来了啊……”

    奈奈子重复了一遍我刚才说的话。

    “是这样没错,怎么了吗?”

    奈奈子将手中的钥匙抱在胸前,瞄了我一眼。

    “那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旅行……”

    “!”

    这、这样啊!

    我一直在思考贯之的事,完全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说起来,这的确是一场孤男寡女的旅行。如果只是个人行为的话肯定会意识到吧, 不够这次情况特殊,以致于我完全没有注意到。

    可是,奈奈子显然注意到了。甚至,说不定从新干线上就已经意识到了。我最近还在想,奈奈子和我的交往方式是不是变了……

    要是这样的话,我肯定又因为自己的迟钝让奈奈子蒙羞了吧。

    我有些犹豫,该怎么回复。

    “抱、抱歉。我也股票 ,我们是为了贯之来的,不该满脑子净想着这些事!我也明白的!”

    奈奈子表达了“刚才不算”的意思,让我多少轻松了一些。

    “当当当然,我也明白的,啊哈,哈哈哈哈……”

    在酒店大厅里,我们两个一起尴尬地笑了。在他人看来,肯定是很莫名其妙吧。

    “那个,总之先回房间吧……”

    “嗯、嗯……”

    为了缓解两人之间的尴尬,我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是,我股票 了。是,我会传达给亚贵前辈和河濑川前辈的。再见。”

    挂断电话,我呼了一口气。

    “什么事?”

    “桥场前辈说,今天似乎没能顺利说上话,明天起会认真努力的。”

    “这样啊。”河濑川简短地回了一句,就回厨房准备晚饭了。

    “快些把饭准备好吧。斋川,你把饭盛一下。”

    “是、是 。”

    我按照前辈的吩咐,打开电饭锅,盛出了两人份的米饭。

    “啊,那个……亚贵前辈……”

    “她说等会再吃,让我们给她留点饭就行。”

    “呜……说、说的也是啊。”

    我感到有些失望。

    和亚贵前辈之前说的一样,今天的晚饭她会独自一个人吃。因为要集中精力工作,洗澡和吃饭都会在休息时间里解决,我也很钦佩她这种彻底的工作态度,可是……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希望前辈也能考虑一下和河濑川前辈独自吃饭的我的感受……

    “今天时间比较多,我做了冷涮沙拉和味增汤。泡菜虽然是从店里买的,可味道相当不错哦。”

    “谢谢,饭很好吃。”

    这句话没有任何虚假,可说实话,我没有吃饭的心情。

    毕竟我眼前可是河濑川前辈。听说她入学以来成绩一直都处在学科首位,不论线上配资 还是技术,都首屈一指。

    即使是在无所不能的桥场前辈面前,她也不会有一丝畏缩,相反,一直在桥场前辈面前保持强势,真厉害啊。

    这样的人竟然会为我做饭,光是想到这个,就让我感到无比紧张惶恐,而且竟然还坐在一起吃饭,这真的让我有些手足无措了。

    所以,饭桌上自然也就没有多少对话了。

    “要是想加饭的话就说一声。”

    “是、是,十分感谢。”

    这种情景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回答“Yes,Sir”,真想让别人也体验一下这种感觉。顺便一提,谢绝退货。

    平静的晚饭仍在继续。味道很好,我也挺喜欢前辈的,可是,这么紧张的晚饭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为了找些话题,我开口说道:

    “那个,我可以问前辈一件事吗?”

    “只要是我能回答的问题就行。”

    要是问我隐私的话就杀了你,前辈似乎是这个意思。

    我感到无比紧张,畏畏缩缩地问道:

    “桥场前辈他们去见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我对那个人的情况一无所知。

    前辈他们没有进行说明,所以我也就一直没有触及,可是那样不自然地避免触及那个名字,还是让我感到好奇。

    是和我一样的一年级吗?还是和前辈们有关联的二年级呢?难道是更高年级的前辈吗?谜团太多,让我产生了无限遐想。

    “果然会在意吧……”

    “是啊,不股票 的话自然会感到好奇……哎,前辈?”

    只见河濑川前辈深深地叹了口气,皱起了眉头。

    “桥场真是的,竟然什么说明都不做就跑掉了。他也股票 这样留下的我就得负责说明了吧。还说什么希望我别把这件事告诉别人,那家伙真是!真是!”

    要是这是搞笑漫画的话,河濑川前辈手里的筷子肯定已经折断了吧,眼前的河濑川前辈看起来就是如此的愤怒。

    “前前前辈,没、没关系的,我不问了!一起吃肉吧,吃肉!”

    努力安抚河濑川前辈之后,我也想好好地教训桥场前辈一顿了!等他回来我一定要好好说说他!

    ◇

    第二天,我们再次召开了作战会议。

    没有任何线索,和贯之对话也没有任何收获。所以,我们必须要重新考虑游说材料,以及游说方法了。

    走出旅馆,在大路上走一阵,便是一条温馨的商店街。左手边,是一家马车外形的咖啡厅。

    是贯之常来光顾的咖啡厅。

    虽然在旅馆里讨论也是可以的,但在这里或许能从店长口中股票 一些贯之的情报。当然,我们是挑贯之不在的时候来的。

    “今天是贯之不来的日子。经常过来的时间是一三五六,周二和周四似乎是不会过来啊。”

    而今天正是周四。除非贯之突然改变主意,否则今天应该不会来店里。

    推开沉甸甸的大门,咖啡厅里弥漫温柔的咖啡豆香气。虹吸壶里煮沸的咖啡咕咚咕咚地响着。

    门口右侧的柜台,店长大叔发现了我们。

    “哦,你们今天也来了啊。欢迎。”

    年龄大概在50左右吧。他梳了一个很合适的飞机头,看起来十分年轻。

    “是。那个……今天没来对吧?”

    我问道。店长笑着摇了摇头。

    “没事的。我之前也说过,他周四是不会过来的。”

    我和奈奈子对视了一眼,到里面的座位坐下。

    因为时间还早,店里还比较空旷。昨天我们来的时候是午餐时间,店里基本是满员状态,而今天除我和奈奈子之外,只有一个坐在右边读报纸的大叔。

    (是退休的一般职员吗?还是说是个老板呢?)

    花白的头发和小胡子,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晨光透过窗子打在他周围,他静静地看着报纸,就像是一幅画一样。

    不好意思上前打扰,我们选择了远离他的左侧。

    “一杯热咖啡,还有一杯咖啡牛奶。”

    “好的。”

    下完订单后,我们开始了交谈。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就算和贯之对上话,也得先想办法改变他那种万念俱灰的心态才行啊。”

    虽然贯之的声音和身体都很股票 ,可最重要的心思似乎已经不在创作上面了。

    要是找不到什么突破口的话,我们下次恐怕还是会被拒绝吧。

    “不过。”

    “那家伙真的放弃了吗?”

    “哎?”

    “你看啊,贯之那家伙很喜欢逞强,他只是不愿主动开口,也不愿意承认恭也说的话吧?”

    店长将咖啡和咖啡牛奶拿了过来,奈奈子喝了一口咖啡牛奶,叹了口气。

    “而且,他也害怕自己被恭也说服吧,所以才会不听你说话就逃跑吧。在我看来就是这么回事。”

    说起来,他的拒绝里面或许也有这层意思吧。

    “也是,他肯定觉得只要那么做我就会放弃吧。”

    贯之在我说话之前便进行了抗拒。换个角度看,这也是他内心动摇的证明。

    可是,即便将这件事告诉贯之,也只会让他变得更加抗拒吧。必须要让他明白自己心中还有“热情”才行。

    “要是有什么头绪的话就好了啊……”

    即便是小事也行。只要能激起贯之的创作热情,他也会放下心防吧。

    或许是担心苦吟的我吧,奈奈子说道:

    “想得太多也只会让自己难受啦,要不要出去走走,转换一下心情?”

    说着,她看了看外面。

    “我也想好好看看贯之长大的这座城市……或许,能发现什么线索呢?”

    “说的也是,出去走走吧。”

    也不是说我们要去观光,不过出去散散步或许也不错。就算什么也没发现,也能对大脑形成良好的刺激。

    我打开手机的地图应用,思考起出店后的散步路线。

    “啊,小兄弟。”

    突然,有人向我们搭话了。

    我转头看过去,只见店长正笑嘻嘻地看着我们。

    “等会要到街上散步是吗?”

    “是,来都来了,便想着在周围转一转。不过……”

    我们也不是来参观名胜古迹的,就算给我们推荐线路也没什么意义啊。

    “正好!”

    “哎?”

    “现在观光协会的理事长正好很闲。机会难得,就让他带你们转转吧。”

    “哎哎?”

    观光协会?理事长?

    这里除了我们,不是只有一个人吗?

    这么想着,我看向右边那个绅士。

    “喂,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绅士瞪向店长,虽然话语依然冷静,但明显店长的话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不也挺好吗?这种机会可是很少见的,相见即是缘分嘛。”

    店长完全不在意绅士的态度,继续说着。

    “那个,我们也并不是要去观光,只是打算在周围转转,所以……”

    正当我打算纾解一下现场的紧张气氛时。

    “好,我股票 了。”

    绅士静静地点了点头,一口喝掉杯中的咖啡,猛地站了起来。仔细叠起在读的报纸,朝我们走了过来。

    然后。

    “店长说的也对,这也是一种缘分。我就带你们参观一下川越的街道吧,请你们多多指教了。”

    说着,便像就职广播里常说的那样,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

    “啊……那个……”

    面对困惑的我们,绅士也没有一丝动摇,依然弯腰站在那里。

    对方都那么做了,要是没有什么理由的话,也实在难以拒绝啊。

    “那就拜托您了……”

    我们完全失去了退路,只好顺着这突然的发展,开始了川越的观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股票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配资 快讯 配资 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的重制人生”所有的文字、目录、配资公司 、股票网 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股票 ,本站永久域名http://jrtz138.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

 

特斯拉汽车相关股票

期货模拟账户

长葛配资

特斯拉在中国建厂最受股票

特斯拉股票上市多少钱

鑫牛股指配资

国都期货有限公司

通达信期货版

巴菲特特斯拉股票代码

郑州期货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