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股票网 本书 GGO 配资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1LDK与2JK~26岁上班族和两名女高生的同居配资官网 ~ 第二卷 第4话 争吵与JK

    ※※※

    「我回来啦—」

    「欢迎奏音—」

    奏音从学校回来后,向日葵笑着来迎接。

    今天向日葵有兼职,只是比奏音先一步回来。

    「呐、奏音,能听我说下吗……」

    「嗯?」

    奏音惊讶的看着向日葵。

    感觉似乎是很严肃的事情。

    奏音将包放到客厅,和向日葵一起在沙发上坐下。

    「怎么了?」

    「嗯、那个——我在想、驹村先生的生日该怎么办」

    「啊——」

    奏音不禁提高声调。

    之前友梨来的时候曾不着痕迹的问过和辉的生日。

    最后得到的答案是六月七日。

    近在眼前了。

    友梨应该会准备好蛋糕吧,奏音很确信心里的这个预感。

    她已经察觉到了友梨对和辉的心意。

    不然在向日葵的事暴露时,她应该会更认真的谴责。

    最重要的是,她每次和和辉说话时的表情,已经完完全全反映了她的感情。

    略带羞意,流露出心中那份悸动的笑容——

    那是人在坠入爱河时的笑容。

    奏音能明白,因为向日葵的表情也是一样。

    而且,说不定自己也在不知不觉间——

    「奏音?」

    听到向日葵的声音,奏音一下子回过神来。

    只是稍微想了一会,就害羞不已。

    「啊、抱歉抱歉。和辉哥的生日是吧。嗯、该怎么办呢?」

    奏音大声的掩饰,或许反应有些激动了。

    但向日葵看上去一点都没注意到,和奏音一样「嗯……」的沉思着。

    奏音放下心来,专心思考和辉的生日。

    「要买礼物应该很难吧……」

    「嗯……我十五号才发工资……」

    「而且也不股票 和辉哥喜欢什么东西……」

    虽然一起配资官网 了一个多月,但二人都注意到了——和辉没什么特别强烈的物质欲望。

    或许他收到手表或者电器之类的会开心,但两人买不了那么贵的礼物。

    但生日都问到手了,绝不可能无视。

    想好好地为他庆祝一次。

    最重要的是,自己想为他庆祝。

    「友梨姐会买蛋糕——我们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吧……」

    「那——装饰房间怎么样?」

    「装饰、用折纸吗?小学同学会做过的那种?」

    「没错! 连成一个圈挂上」

    嘛、确实能很好的烘托氛围。

    而且日常配资网 的时候就能顺便把折纸买了,关键是便宜。

    虽然感觉有些幼稚,但说不定会很有效。

    「既然这样,干脆再做一顿和辉哥喜欢的饭菜吧」

    「啊——我也想帮忙,可以吗?」

    「嗯、可以啊,一起做吧」

    嘴上同意了,但奏音心里还是有些复杂。

    做饭多少是个表现自己的机会。

    但很能理解向日葵想让和辉过得开心的心情,没能拒绝。

    总之,庆祝和辉生日的准备方向就这样决定了。

    「明天就必须尽快开始呢,要注意别被驹村先生发现」

    要藏装饰物应该不成问题。

    只要放进卫生间里最上面的柜子,和辉就注意不到了吧。

    里面只有备用的脱毛剂和闲置的塑料杯,和辉很少会打开。

    「饭菜种类等明天买东西的时候再考虑吧」

    「靠你了!」

    考虑到和辉的口味,应该会买肉类吧。

    (生日啊……向日葵的生日又是多久呢。而且,她又会住多久呢,到现在都还不股票 她的真名——)

    奏音的脑子里一下冒出许多问号。

    不一会,问号就支配了奏音的大脑。

    「那个……」

    「嗯?」

    「向日葵……以后要怎么办呢?」

    「诶?」

    「你不是向比赛投稿了吗?多久出结果?」

    「呃……五个月后……」

    向日葵苦涩的做出回答。

    奏音完全不了解这种公开募集作品的过程,只是惊讶向日葵回答的这个时间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久。

    「五个月后——那不是已经秋天了吗。那这段时间要怎么办?一直住在这里吗?」

    「这……」

    向日葵沉默下来。

    奏音也察觉到了,她大概还没想到那么远的事。

    所以才对她这样短浅的做法有些气恼。

    「马上就是暑假了吧?在那之前最好先决定好比较——」

    「我股票 ,我股票 的、但是还——」

    向日葵的回答暧昧不明。

    沉默。

    向日葵紧张的逃避了这个话题。

    「……向日葵也太不知足了」

    听到奏音轻轻的低语,向日葵震惊的抬起头。

    不、不行。

    自己只是在宣泄。

    离开家,做兼职还要画画——自己只是羡慕向日葵这份耀眼的行动力。

    这是无可奈何的,丑陋的迁怒。

    但奏音还是没能咽下涌到嘴边的话。

    「向日葵不是还有家能回去吗,虽然遭到过分的对待、和父母意见不合、梦想得不到赞成是很痛苦,但、但是——!」

    奏音的语气越来越强。

    (啊、不行、不能再——)

    奏音脑中另一个冷静的自己提出警告。

    不能说下去,要忍耐。

    但最终还是没能止住。激流般的感情从奏音口中涌出。

    「我的家庭可是从我出生就是残缺的!我只认识母亲,而现在就连她也不股票 哪去了! 我连个为自己将来担忧的家人都没有啊!」

    说出来了。

    还是说出来了。

    奏音的眼角渗出泪珠。

    羡慕向日葵拥有自己缺少的东西。

    因此而苦恼的向日葵在奏音看来太贪得无厌了。

    不甘、羡慕、无法容忍这样想的自己——

    奏音的心中交杂着许多感情。

    像是将所有颜料全混在一起一样,丑陋的感情。

    向日葵低着头,过了一会,终于——

    「我、我也不愿意出生在那种家里啊!」

    她也激烈的反驳。

    眼角同样涌出泪水。

    向日葵也清楚自己任性的行动。

    所以她的姿态才一直放得很低。

    这点奏音也很清楚。

    「————!」

    向日葵粗暴的伸手擦了擦泪水,钻进了和辉的房间。

    奏音当场跪坐下来。

    自己说了很过分的话。

    同时也因为向日葵留下的话陷入沉思。

    没人能选择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父母。

    这是件悲伤的事,不应当用来攻击别人。

    罪恶感、悔意同时萦绕在心头。

    奏音静静的哭着。

    ※※※

    「……我吃饱了」

    「…………」

    向日葵放下筷子。

    然后迅速将餐具放到水槽离开了厨厅。

    奏音对此毫无反应,默默地喝着味增汤。

    空气、好沉重…………

    下班回来后,她们两就一直这样。

    虽然猜到她们是吵架了,但还没搞清楚原因。

    要是没处理好反而会导致情况恶化,所以我装傻没有过问。

    但这气氛实在是难熬……

    「嗯、呃……蛤仔汤里的蛤仔,好清淡啊」

    (译:日语中「蛤仔」(あさり)和清淡(あっさり)同音)

    耐不住尴尬的气氛,从我口中蹦出个莫名其妙的冷笑话。

    呀、搞错了。我也不是有意的。

    只是想着要说点什么,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

    奏音冷冰冰的瞥了我一眼。

    「没什么特别的」

    说完,她又开始往嘴里扒饭。

    …………………………好煎熬。

    现在总算明白搞笑艺人翻船的感受了。

    以后在电视上看见搞笑艺人失败的时候,应该能体谅下他们了吧。

    不过她们居然也会吵架啊,明明之前关系那么好。

    我感到有些不安。

    这种状态还会持续多久呢——

    「和辉哥、你手停下来了」

    「啊? 哦哦」

    奏音也小声说了句「吃饱了」,离开座位。

    我慌忙解决剩下的饭菜。

    直到我上床睡觉,她们之间的气氛还是一点没变。

    等明天上班回来再问问看吧……

    ※※※

    两人总是在客厅地板上铺被子一起睡。

    但今天她们的铺的被褥稍微隔了些距离。

    奏音寻找着道歉的机会,但向日葵从来不看自己,也不开口说什么。

    (虽然确实是我不对……但……)

    『你还要在这里呆多久?』,自己只是想问下期限而已——

    虽说是自己留向日葵住下的,但这是每个人都得考虑的问题。

    但不该这个时候说的,奏音感到后悔。

    明明才一起商量过要庆祝和辉的生日。

    (对了、和辉哥的生日……)

    必须得认真对待才行。

    但现在总是提不起这个念头。

    今天就先睡了吧——

    奏音拉过被子蒙住头。

    像是怕听见向日葵的呼吸声一样。

    第二天,两人也是没有任何交流吃完了早餐。

    不管是奏音去学校的时候,还是和辉去公司的时候,向日葵都没离开过和辉的房间。

    傍晚——

    奏音握着钥匙站在门前。

    一想到要见向日葵就觉得难受。

    今天在学校也总是在想她。

    连朋友都说自己今天一直在发呆。

    但自己也不可能不进家门。

    奏音深呼吸了一口,下定决心转动钥匙。

    「我回来啦—……」

    家里一点反应也没有。

    玄关也没有向日葵的鞋子。

    (对了、今天她有兼职——)

    想到这点,奏音又变得不安。

    要是她不回来了该怎么办啊——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毕竟她本来就在离家出走中,也有敢在这种情况下去兼职的魄力。

    昨天发生的事说不定会让向日葵不好意思再留在这个家。

    最重要的是,她说不定会讨厌自己。

    奏音慌忙跑到和辉的房间。

    向日葵的私线上配资 品都还在。

    但这种时候就算东西还在也不能完全让人放心。

    向日葵就连换穿的衣服都没带多少就离家出走了。

    就算现在这里的物品一点都没少,她也可能不告而别。

    这时、浮现在奏音脑海里的,是母亲再也没回来过的死气沉沉的家——

    「啊、该怎么办啊……」

    正当奏音在客厅毫无意义的徘徊时。

    门锁响起动静。

    「——————!」

    但回来的不是向日葵。

    「我回来啦——诶、怎么了,奏音?那么伤心」

    「和辉哥……怎么办啊……」

    奏音露出悲痛欲绝的表情,向和辉说明了一切。

    ※※※

    「原来是这样啊……」

    听奏音说完了昨天的事,我靠在沙发上长舒了口气。

    「我觉得向日葵的烦恼太奢侈,自己可是被家人扔下不管了啊……但后来才想通,每个人的烦恼都不一样……」

    「奏音……」

    奏音坐在沙发上垂着头。

    对自己说过的话忏悔。

    「还有啊,说向日葵对未来一点都没考虑过——,可我也是什么都没想过啊……留她住下的本来就是我自己,现在却又对她发火……」

    「不、这点是我的责任。我对未来也是没有具体去想,抱歉……」

    「和辉哥……」

    我们都明白现在的配资官网 状况存在隐患,却避免去触及。

    一味的逃避。

    但也是时候认真对待了。

    因为向日葵『参加比赛』的愿望已经完成了。

    但出结果还要等五个月啊——。

    要让向日葵待这么久还是不行吧。

    真的得认真想想了……

    「要是向日葵不回来了可怎么办啊……」

    奏音无力的声音。

    「这点应该不用担心吧?」

    「但向日葵的性格就算没地方去也说不定会离开……她大概、还不打算回家吧……」

    奏音低着头。

    我也不股票 该说什么。

    本来我没有阻止的权利,但留她住下那么久,现在漠视她离开也太不负责任了。

    最重要的是,下次她还能遇见我这样愿意庇护她的人吗。

    「我不想再被抛弃……」

    奏音的自言自语让我恍然大悟。

    这样啊……

    这才是奏音的真心话吧。

    奏音表面上装作不在乎,但母亲失踪对她的打击比我想象得还要大啊……

    「……我永远会在你身边哦」

    奏音抬起头。

    「和辉哥……」

    「我不会突然消失的……嘛、毕竟我也没其他地方可去」

    奏音看着我的脸。

    轻轻地「嗯」了一声,笑了。

    感觉环绕在她身上的沉重的空气一下子变得稀薄了。

    这下算解决了第一个问题,我正安心的时候——

    玄关的门打开了。

    「——————!」

    奏音立刻跳起来跑到门边。

    我也跟着过去。

    「向日葵!」

    奏音紧紧抱住正在脱鞋的向日葵。

    「奏、奏音?」

    「向日葵,对不起。对不起……我说了很多过分的话,真的对不起……」

    奏音的脸贴着向日葵的后颈,边说边哭。

    「奏音……」

    向日葵呆了一会,温柔的拍了拍奏音的肩。

    「已经没关系啦,我才应该道歉……奏音说的没错,我是太任性了」

    「才没——」

    「所以啊,今天工作的时候我想了很久,接下来该怎么办」

    听到向日葵的话,奏音紧张的抬起头。

    向日葵看着我缓缓开口。

    「驹村先生,我不会一直打扰您的。只是请给我点时间,只要存到足够的钱,我就会离开的」

    「向日葵……」

    「我也想回一次自己的家。虽然您帮我买了数位板——但我还需要很多东西。我想靠自己赚的钱去买,这样的话,父母应该也能理解我吧……」

    「……这样啊」

    「我要回去和父母谈一次。但请再给我点时间……存到了钱,我应该也会有回去的勇气——」

    「既然你都决定好了,我当然也会帮忙」

    「谢谢您……」

    向日葵深深的低下头。

    「存钱——」

    奏音静静重复着向日葵的话。

    「嗯,预计应该要花一个暑假的时间——果然还是太长了吧……」

    奏音摇了摇头。

    剩下的两个多月吗——

    期限一定下来,突然就觉得时间变短了。

    「驹村先生,奏音,接下来还要再麻烦你们一段时间哦」

    「好的,没问题」

    「嗯」

    这件事也算是解决了,她们也应该能和好了吧。

    不过剩下的两个月也得避免让别人股票 向日葵的存在。

    最近这段时间有所懈怠,要提高警惕才行。

    「好了,差不多该吃饭了,你们应该都饿了吧」

    「可我还没做饭……」

    「今天就放松下,点个外卖吧」

    总是麻烦奏音做饭我也过意不去。

    我拿出手机,搜索附近的店铺。

    之前一直是靠传单,现在才股票 还能手机上点餐。

    「今天想吃披萨以外的东西,要是有盒饭盖饭之类的就更好了」

    「啊、我想吃炒饭」

    「我吃汉堡就行」

    「你们能有点协调性吗」

    想到了之前在配资 广场发生的事,我不禁露出苦笑。

    数日后的夜晚——

    在床上操作着手机时,我突然想到某件事。

    最近她们两的样子有点奇怪。

    不是指之前吵架时那种。

    要具体来讲——又很难说明,只是经常看见她们在说悄悄话。

    还有就是,感觉——她们总是在有意避开我的视线。

    我在不经意间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吗?

    要举例的话可是数不胜数。

    比如天气变热后身上有汗臭味,甚至连外表也让人不忍直视之类的。

    不经意间说了没过大脑的话之类的。

    果然她们还是讨厌和大叔一起配资官网 吧。

    对了,最近配资官网 稳定下来,我有时候会泡两件衣服在盆里。

    友梨总是带化妆品和日用品过来,我却从没给她们买过什么。

    嘛、这也是为了节约,没办法。

    但这样下去或许不妙啊,改的地方一定要改。

    人类的本性就是会在一切习惯后才显现出来。她们或许是开始对我这个人本身感到惊讶了。

    察觉到危机感的我,在心中发誓明天起一定要整改。

    这种时候,不能忘了初心。

    第二天的早晨,我第一个醒来。

    准备了三人份的煎蛋、培根和面包,还有清汤。

    对我来说这可是豪华套餐。

    一个人配资官网 的时候我可不会费这些心思。

    「诶、和辉哥? 起这么早啊?」

    奏音睡眼朦胧的揉着眼出现。

    早饭一直是她做的,果然会起得比向日葵早啊。

    「哇! 连早饭都做好了,今天是怎么了?」

    「偶尔也想试着下厨,好了、快去洗脸吧」

    「嗯、好……」

    奏音带着一幅不明所以的表情走向了卫生间。

    正好向日葵又醒来了。

    「早上好……啊、驹村先生!?诶、为什么?」

    「你怎么也和奏音一样啊。嘛、偶尔我来做次早饭也没什么吧。话说这本来就是我家」

    「确、确实……」

    「赶紧理好头发过来吃吧」

    向日葵害羞的捂着乱糟糟的头发也去了卫生间。

    似乎吓到她们了,我可没打算吓人的。

    要是这样能找回大人的威信——想到这里,我突然注意到一件事。

    说起来我为什么要这样顾虑她们呢,难道说我其实——害怕被她们讨厌?

    明明已经决定了作为成熟的大人,无视她们的感情。

    所以必须遵循这个原则才对——但现在的行动,自相矛盾。

    这不是更让她们对自己产生好感吗?

    …………不对不对。

    就像刚才对向日葵说过的一样,这可是我家。

    然后呢,我是成年人。

    也就是说,我为她们做点什么事没什么好奇怪的。

    坚定了自己的得到的答案,现在我在餐桌旁等着她们来吃早餐。

    「我回来啦」

    下班回来后,我也习惯了说这句回家的问候。

    一般这个时候奏音和向日葵都会出来迎接我,但今天家里一点反应也没有。

    奇怪,都不在家吗?

    但门口摆着她们的鞋子啊。

    走进客厅,才听见她们的说话声从我房间传来。

    在我房间——难道说在电脑上看什么吗?

    自从向日葵碰过电脑后,我就把少儿不宜的配资网 配资官方网 书签全删了……该不会还有残留吧?

    悄悄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她们果然一起坐在电脑前。

    我背上瞬间渗出一层冷汗,但看她们其乐融融的样子,似乎没发生我所担心的事。太好了。

    「这个怎么样?」

    「嗯~~~啊、刚才那个——」

    「我回来啦」

    「「哇啊!?」」

    听到我的声音,她们颤抖着发出惊叫。

    「啊……驹村先生,欢迎回来」

    「欢迎和辉哥,抱歉,没注意到你回来了」

    「你们玩得很开心嘛,刚才在看什么?」

    「这、这个嘛……」

    「秘密、这是女生的秘密」

    我很在意,但她们都这么说了我还是不要深究比较好。

    「这样啊……那我先去洗澡了」

    「好—」

    我一边松开领带一边走向卫生间。

    她们究竟在看什么呢。

    看上去那么开心,总感觉自己像是被排挤了一样——不行不行。

    一个大叔去追究女高中生的秘密也太无耻了。

    不过加上她们最近的态度,总是让人在意。

    嗯……

    算了,想再多也没用。还是洗个澡把这焦躁的感情也冲走吧。

    对了,明天出点血买些点心回来吧。

    正好去友梨之前买泡芙的那家店看看。

    ——第二天,我提着蛋糕盒回到了家。

    还以为傍晚时店里应该不会有多少人,没想到挤满了许多和我一样想着『下班顺便来看看』的女性。

    嘛、不过能选到美味的蛋糕也算值了,真期待接下来的美好时光。

    「我回来啦—……」

    打开门,我吓了一跳。

    家里一片漆黑。

    从玄关到厨厅,甚至连客厅也没有开灯。

    这是……?

    停电了吗?

    去看下配电箱吧——正在我脱完鞋的时候。

    世界突然亮了起来。

    「哇!?」

    「和辉哥、生日快乐!」

    「祝您生日快乐!驹村先生!」

    「生日快乐、和辉!」

    啪啪啪! 三支礼花炮对着我一齐绽放。

    我沐浴在彩带中,呆呆的站在走廊。

    「生日……」

    啊…………

    好像是今天……

    最近脑子里总是想着她们,完全忘记了其他事。

    特别是最近这几年根本没怎么正式的庆祝过生日。

    「没错。其实我们问了友梨姐,前几天就开始准备了」

    「诶嘿嘿,没错。赶紧来庆祝吧、驹村先生!」

    向日葵笑着拉过我的手,带着我到了厨厅的桌边。

    桌上放着一个大蛋糕。

    巧克力制作的名牌上写着『和辉生日快乐』。怎么说呢……太羞耻了……

    只有在小学的时候,才会在蛋糕上写名字吧。

    而且环顾了一眼厨厅,墙壁上挂满了纸鹤,连气球都有。

    「啊、这些装饰?其实是在网上看了很多参考—,有种party的感觉对吧?」

    是这样啊……

    她们之前看电脑也是为了这个吧。

    「对了和辉,你手上?是之前我买泡芙的那家店的盒子吧?」

    友梨注意到了我提着的蛋糕盒子。

    「呃、其实我去买了个蛋糕……反而完全忘记了今天是自己生日……」

    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两个蛋糕。

    这种奇妙的经历也不常见啊……

    「那今天就可以敞开吃了对吧!真让人期待!」

    「另外啊,我和向日葵还做了日式炸鸡哦。超美味的!一会再吃哦」

    「谢谢奏音,也谢谢向日葵」

    「诶嘿嘿、我也在奏音的教导下努力做了很多哦!」

    向日葵握着拳露出笑脸。

    听到女高中生当面对自己说『为你努力做的』,没有男人会不乐意吧。

    ……虽然只是在心中窃喜,但真的觉得很开心。

    不过蛋糕配炸鸡啊……

    不对、这时候还在考虑食物搭配也太不识趣了。

    好吃不就行了吗,当成是圣诞节就没关系了。

    「好—、那我要点蜡烛咯—。啊、太麻烦了干脆只点一根吧?」

    我对奏音默默地点了点头。

    因为会在毁掉蛋糕的完整,我一直不喜欢点蜡烛。

    奏音从炉灶引火点燃了蜡烛,插在蛋糕上。

    确实家里没有火柴也没有打火机,不过这方法也在简单粗暴了……

    「好啦、和辉。快许愿吧?」

    友梨笑着催促。当我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吗。

    不过吹蜡烛前,这么让人害羞啊……

    她们三人的视线,更是增长了这份羞意。

    但也不能这么干坐着。

    我下定决心吸了口气,吹灭了蜡烛。瞬间,响起三声拍掌。

    「祝和辉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这还是成年后第一次有人为我庆祝生日。

    总觉得心里有种奇妙的感觉,但自己很享受这种感觉。

    今天的这个生日,我一定会永远记住吧——

    我深信这点,向她们道了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股票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配资 快讯 配资 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1LDK与2JK~26岁上班族和两名女高生的同居配资官网 ~”所有的文字、目录、配资公司 、股票网 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股票 ,本站永久域名http://jrtz138.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

 

特斯拉汽车相关股票

期货模拟账户

长葛配资

特斯拉在中国建厂最受股票

特斯拉股票上市多少钱

鑫牛股指配资

国都期货有限公司

通达信期货版

巴菲特特斯拉股票代码

郑州期货交易